北京时间: >> 返回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首页       
 
   当前位置:首页>群团工作

广西检验检疫青年喜迎十九大先进事迹报告(一):在雪域高原书写青春赞歌

  

  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同志们:

  大家好!我叫陈健超,是北海局卫生检疫科的科长。我汇报的题目是《在雪域高原书写青春赞歌》。

  2015年8月,西藏局向广西局来函表示,急需一名有丰富的口岸一线卫生检疫工作经验的人员,到与印度接壤的乃堆拉山口从事相关工作。得知这个消息的当天我就主动请缨,希望能尽自己所能帮助西藏局开展工作,当然,更希望能在雪域高原书写自己的青春之歌。

  我在西藏的工作地点是亚东口岸,它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段,有乃堆拉山口和仁青岗边贸市场两个点,距离亚东县城近五十公里,海拔最高处近4500米,海拔差可达1700米,路上大大小小的弯道就有100多个,而且旁边就是悬崖,一不小心,就可能车毁人亡。每天在这里来回奔波,对人体的心肺等器官是一种持续的伤害,让人不可避免地患上高原病。就是在这种高寒缺氧的恶劣环境,我和亚东国检人一样,充分发扬“缺氧不缺精神,艰苦不怕吃苦”的精神,按照西藏局的统一部署,为打造国境卫生检疫的“防火墙”,构建高原生态安全的“绿色长城”,打造进出口商品的“安全港”, 守卫好雪域高原这片净土,奉献着我们的青春和血汗。

  新的《食品安全法》发布后,西藏局亚东办事处加强了进口印度食品的抽检工作。有一种叫“Parle-G”的印度饼干,由于多项检测指标不合格,被列入了禁止进口的黑名单。但这款饼干在边境地区销路较好,所以常有边民偷偷携带入境,给我们的监管增加了不少困难。2016年6月的一天,正好是我们两个援藏干部值班。

  晚上将近10点,夜色笼罩下的仁青岗边贸市场,气温已降到了零下3、4度,边民的车开始陆陆续续的返回。一辆货车引起了我们怀疑:一般的货车会在车顶留有空隙或在货物中间留条过道,方便我们查验,但这台车,却用几个大箱子把整个货车堵得严严实实的。凭我们的经验,这肯定有鬼!

  我看了下申报单,填写的货物是铜器、毛毯和披肩。

  我不动声色地询问车主:“请问,你的货物全部申报了吗?有没有装载食品?”

  车主的回答有点闪烁:“应该申报了,我也不是很清楚,我只是帮忙开车的。”

  “那请你把后面的几个箱子卸下来,我们要对车厢里面的卫生状况和货物进行查验。”

  听到我这么说,车主开始找各种理由推诿。但在我们的坚持下,箱子还是卸了下来。不出所料,车厢里全部是一箱箱的“Parle-G”饼干!

  正在我们要对他进行处理时,后面几辆车的车主呼啦一下围了过来,有求情的、有保证的、甚至还有带点威胁的。看到这么多人围了过来,来藏前有关藏族同胞比较彪悍的传闻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,但是为了国门安全,我们必须恪尽职守、严格把关,而且我相信,只要把道理讲通讲透,淳朴、善良的藏族老乡会理解的。

  我态度坚决又诚恳地告诉他们:“进口不合格食品危害国家安全和人民健康,你们千万不能为了一己之利而不顾大众安危啊。”同时还借此契机,开展了《食品安全法》的宣贯,让大家共同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安全。最后,藏族同胞们也理解了我们的工作,配合把饼干卸入了监管仓库,等待第二天安排退运。

  西藏有着印度人视为神山圣湖的冈仁波齐和玛旁雍措,每年都会有虔诚的印度香客从亚东入境前往朝拜,做好相关入出境检验检疫工作是我们亚东办事处重点工作之一。香客入境前,我完善了检疫查验程序,组织开展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演练,加强了检验检疫设备检查维护;香客入境时,又站到了第一线,严格做好体温监测、医学排查、检疫查验等工作。

  但任何设想完美、准备充分的事情都会有意外发生。那天,我们像往常一样为一车30名印度香客进行体温检测。突然,我手中的红外体温检测仪发出了“滴滴滴”的报警声,低头细看,“38.1℃”,体温高了!我连忙做好防护措施,引导这名旅客到旁边的休息室,准备让他稍作休息后用水银体温计给他复测。正在这时,旁边又传来了“滴滴滴”的报警声,又一名香客体温异常!“滴滴滴”“滴滴滴”手持式体温检测仪响起了12次之多,这车香客竟然出现了12例体温异常的情况。周围的气氛一下凝重起来,难道我们遇上群体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了?作为一名援藏的卫生检疫人员,我主动把排查的责任承担了起来。在给他们进行医学排查的时候,我发现了一个细节,这12名香客都戴着厚帽子,测体温时也没脱下。我马上要求他们把帽子脱下,休息5分钟后进行体温复查。结果,体温复测都正常了,流行病学调查和医学排查也没有问题。经过专业的判断,这批香客没有染疫嫌疑!我不禁松了口气,连忙走出休息室,通知外面如临大敌的政府工作人员和忐忑不安的其他印度香客,警报解除。听到我的消息,外面顿时响起了阵阵的掌声,那些排除了传染病嫌疑的香客也紧紧握着我们的手,不停地说着:“thank you,thank you”。 (请翻译)

  其实,缺氧不是问题,我可以多呼吸两口雪山新鲜的空气;工作繁重也不是问题,我自能泰然处之;条件艰苦更不是问题,我可以多啃两口我不爱吃的馒头,也可以学会用牛粪生火。唯有家人的支持,反而让我心生愧疚。赴藏前,其实我的家人并不是很赞同,那时我的父亲因为两年前的车祸伤及脊柱行动不便,我的女儿正处于步入青春期的关键时期,我的爱人刚向原公司提交了辞职信,准备到另一家待遇更优厚的公司任职,所以我援藏的决定多少显得有点突然。而我的岳父突然中风,更让我的西藏之行充满了未知。这时,我的爱人给了我足够的支持,她放弃了待遇优厚的新公司,顶住压力找原公司领导撤回了辞职信,做完这一切后,才对我说:“你既然选择了援藏,就安心地工作吧,家里有我呢。”我的父母也说:“组织选中了你,是对你的认可,你别担心我们,安心工作。”

  我原以为,有家人的支持,我必能顺顺利利地完成一年的援藏工作。但2016年8月3日,我哥的一个电话,却让我乱了分寸。我妈在6月份体检的时候,脑里发现了一个肿瘤,但她一直不让我哥告诉我,怕影响我的工作。后来越来越严重了,我哥才偷偷打电话给我,和我商量手术和治疗的事情。那一刻,我有点动摇了,真想马上回到家里,陪在老人身边。此时,亚东办主任李俊英同志的事迹在我脑海里浮现,她在亚东坚守岗位,爱人在拉萨奉献青春,孩子从小就不在身边,夫妻双方的老人也是各居一地,一年只有休假的时候能见上一两次,生病了也没有办法照顾,她舍小家为大家,充满热情地工作,处理好亚东办这个大家庭的大小事情。只是在背后,才会为儿子的一句:“妈妈,我想你了”偷偷地擦眼泪。我妈也制止了我,对我说:“你是你们单位第一个援藏的,要带好头,给后面的同志一个榜样。不用担心我,没事。”榜样的力量和母亲的坚强让我稳定了心绪,虽然仍心急如焚,但顶住了压力,没有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,坚持保质保量地完成了一年的援藏任务。回到广西的第二天,我就马上和家人一起陪母亲到南宁动了手术。

  人的一生只有一次青春。现在,青春是用来奋斗的;将来,青春是用来回忆的。我的青春奉献得到了认可,荣获了2016年质检总局直属系统优秀共产党员和“十二五”期间全国质检系统援藏援疆工作“先进个人”两项荣誉。转眼间,结束援藏工作回到广西已半年有余,但在西藏的的人生经历已刻骨铭心,“老西藏精神”也已融入血液。现在重新回到我的岗位,踏踏实实做好我的本职工作,继续扎根边疆,扎根基层,让青春之花绽放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,在祖国南疆续写青春赞歌!

  谢谢大家!